云落知秋

随缘更新

《告白》

⭐️切爆
⭐️原作背景
⭐️双箭头,ooc预警

切岛锐儿郎是爆豪胜己的朋友,这是A班都知道的事情。

切岛锐儿郎喜欢爆豪胜己,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。

切岛很难说他到底为什么喜欢上爆豪,可能是因为自己折服于他的男子汉气概?也可能是与他打架时,他被自己划伤了脸,红瞳却更加凌厉的时候,那一刻他眼睛里只有自己,事后,切岛有些自私的想起。

体育祭的骑马战时,切岛对着爆豪胸有成竹的喊“我绝对能组成不可撼动的战马。”其实切岛深知自己想说的不是这个,他想说“我是你坚不可摧的战马。”可这句话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都带着些许暧昧,他只好将它收入肚中。

而如今,切岛已知这爱意怕是藏不住了,他决定将这满腔爱意,清楚的告诉爆豪胜己,哪怕他会厌恶。

那是一个和平常没有太大变化的一天,切岛和爆豪的宿舍贴的近,放学总是他们两一起走,切岛一路都在说最近英雄的事情,爆豪时不时的插句嘴,证明他有在认真听切岛讲话。

切岛一路的喋喋不休,其实不过是一种没多大用处的掩盖,掩盖自己的心跳声,回到宿舍门口,爆豪拿出钥匙打算开门“明天见,刺猬……” “爆豪”切岛打断了他的话,是时候了,他暗想。

“哈?怎么了?”爆豪望向切岛,切岛又一次的清楚感受到他的视线,红瞳里尽是他的模样,切岛心跳的更快了,他闭上眼睛,用爆豪能够听到的声音,说,“我!切岛锐儿郎喜欢爆豪胜己!”

半响,楼道安静的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听到,切岛大胆的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倒不是他想象中的厌恶,他看到了爆豪用手背盖住嘴,侧着脸望向墙,切岛清楚的看到他耳朵根红的充血。

那一刻,切岛锐儿郎想,他大概知道爆豪的回复了。

《白头偕老》

*少侠与金灵芝
*当然是小甜饼啦

冷风嗖嗖的往屋里吹,冷的屋内人一个激灵,“呆子!快去关窗,你想冷死本小姐吗?”穿着桃红衣裳的少女搂紧了被子,我无奈起身走去关窗,身为华山弟子,冷风对于我来说早已习惯了,我扭头看着床上的裹得和头熊一样的金灵芝叹气“金大小姐,你该回去万福万寿园,而不是和在下呆在华山里,你是受不住这冷风的。”

金灵芝哼了声“你是在瞧不起本小姐吗?这种冷风,本……本小姐才不怕呢!”她打了个冷战,“还有!本小姐来这华山一日都不到,你这呆子就要赶我走?枉我这么辛苦的跑过来。”她向来伶牙俐齿,论起打嘴仗,我还真赢不了她。

“唉。”我走到床榻旁坐下,一手揽过那冷的发抖的小姑娘,将内力输到她体内,让她的身体暖和起来,金灵芝笑了,将被子放到一旁,而后像八爪鱼一样的缠着我,“金大小姐,放开。”我更是无奈了,却又拿她没办法。

“我不”她的声音里带着笑意,“呆子呆子,明天我们去看花灯好不好?”“华山没有花灯可以看。”“哎……”她拉长声调,像是在表示不满,“那华山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只有漫天大雪。”我回答道

她听了这话,反而摸上我脸,我与她面对面,她眼里的笑意很浓,倒映着我一人的傻脸,“呆子,你想和我白头偕老?”

“是啊。”

《花签与河灯》

*男少侠x金灵芝
*在万福万寿园剧情前
*突然忘记了那个三生树旁的黄衣小姑娘叫啥了就随便取了名字
*ooc预警

最近的金陵可谓是吵杂的很,酒馆失去了它平日的安静与稀疏,人来人往的,吵的我耳朵疼,可老板却为此而感到高兴,近日可是笑嘻嘻的。

在酒馆忍住呆了几日,听着旁人欣喜若狂的话语,才晓得,近日红袖姐搞了个百花祭,就在三生树下,难怪啊,我摸着酒杯想着,反正近日无事,去凑个热闹也好。

说罢,第二天,我便来到三生树下,这里人可谓是多的出乎我的预料,我左瞧右瞧,才看到红袖姐的一点衣裳,好容易挤进去,看到红袖姐微笑的望着我:“来啦”还不是个疑问句,“啊……那个”未等我话说出口,红袖姐将一张纸塞入我手中:“这是游戏规则,看完等下去翎儿那领个花签”她将我一把推出人群。

我无法子,只好蹲在三生树旁慢慢看着手里的小纸片,看完发现这游戏也不难,不过是找个和你花签相同的人互相喝杯酒罢了。

我去红袖姐口中的翎儿那随便抽了张,翻开一看,墨梅。翎儿还多赠了条吊坠,说“少侠,把这个吊坠绑在腰间哈。”“啊,哦。”我拿着花签在三生树旁走了走,还真别说,有点难度,逛了一大圈,也没找到一个和我相同花签的人。

我虽不急,但逛了下还有点累了,我在三生树附近随便找了个屋檐,一跃而起,跳到屋檐上闭目养神。

“呆子,你在这做甚?”这小姑娘声音有点耳熟啊,我慢慢的睁开眼,四处已经昏暗了,抬头一望,“哟,金大小姐啊。”我一眼倒是注意到她腰间的吊坠。“呆子,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?”金灵芝一屁股坐在我旁边,吊坠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“金大小姐在这又是做甚啊?”我反问她,小姑娘却扭头:“本小姐在哪?关你什么事?”小姑娘四处张望着,就是不看我。

“我在参加红袖姐的百花祭呢”我拿着手中花签晃了晃,金灵芝听着话,倒是扭过头来:“你的是什么签?”“墨梅。”金灵芝愣了愣:“这么巧?我也是耶。”她突然的高兴。眼睛都不经意带着笑意。

“是吗?那我们去喝一杯酒才行。”小姑娘却露出嫌弃:“喝酒?不要。”她嘟着嘴,“可这规则就是……”“不要。”她打断我的话,“就不要喝酒,我不喜欢喝酒,更何况红袖姐姐肯定会原谅我不守规则的。”“那行吧”我无奈的说:“金大小姐想怎么样?我全听您的 ”

“嗯……”她低着头想了想:“我们去看河灯吧,好不好?”“河灯?好吧好吧,金大小姐说什么都好。”我们来到河边,金灵芝满脸兴奋:“呆子,这河灯好好看,哎,那盏也好看。”“您可悠着点,别掉下去了。”

《只要是你》

★侠明☆注意是男少侠
★好像写成了兄弟情了
★文笔很水,ooc预警





严州的天气向来明媚,温暖的风吹过竹林,惹的它们沙沙响。我抱着一壶云梦盛产的桃花酿,轻车熟路地穿过竹林,来到尽头的亭子不远处,亭下坐着一位黑袍男子。

“思明兄可真是一如既往地早到啊”我抱着酒慢悠悠地坐下,方思明倒是并未抬头望我,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:“是你太慢了。”

我轻笑:“最近江南事儿多啊,思明兄又不是不知,我分三头两臂都忙不过来。”方思明听着话,拿酒杯的手指发白,他说:“你要是太忙”他停顿片刻:“就不必来赴我约。”

我听这话,笑的更欢了:“思明兄的约,我哪敢不赴啊。”方思明转开视线,望向亭外的景色:“我是万圣阁少主,你本就不该与我接触太多。”他神色凝重,我却不以为然:“我记得你上次说的是如果,这次连如果都没了?”

他回过头,正眼望着我:“我没在说笑。”我托腮:“知道啊,那我也问思明兄一个问题吧。”“什么?”我笑着问他:“在过去的三个月里,同我一起喝酒的,是万圣阁少主,还是方思明?”

他一愣,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:“自然是方思明。”

“那不就行了吗?”

《糖葫芦好吃吗?》

★侠蔡☆注意是男少侠
★糖葫芦好吃吗?不好吃我换家给你买
★文笔有限,ooc预警




雨季的金陵是个让人烦躁的地方,没日没夜的大雨倾盆,路过的行人也少之甚少,日常的叫卖声替换成了行人的抱怨声。

茶馆更是不用说了,这种声音对于我来说都已经习以为常了,“这雨也不知要下到何时?”“瞧瞧这雨大的,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了。”

我坐在茶馆,听着旁人的抱怨,不经想到了点香阁中的蔡师兄,前些日子答应了他去看花灯,可这突如其来的雨扰乱了所有计划,不知他现在是否也像他们那般烦躁呢,他似乎并不喜欢雨。

我轻笑,一手拿起放在旁的伞,一手拿着用纸包着的糖葫芦,得快点去了,若是迟到,蔡师兄怕不是又该生气了。

为了速度,我不得不使上轻功快速来到玲珑坊,出于私心,我落到蔡师兄窗前的樱花树上,蔡师兄坐着窗前,望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,得亏这樱花树遮挡,不然非挨顿骂不可。

蔡居诚望着窗外的景色出了神,那个呆子怎么还没来,“居诚呀”梁妈妈那略带欢喜的声音让蔡居诚回过神来,他扭过头:“怎么了”

我站在树上望着蔡师兄视线转移,立马从树上跳下来,先前因为不让蔡师兄发现,只好把伞收起,但是这样糖葫芦便要淋湿了,无可奈何,只好将糖葫芦放入衣服内侧,我快步走入玲珑坊里:“梁妈妈可在?”

“在在在,哎呦,少侠怎么浑身湿透了?”“不碍事。”“少侠今日……”“我找蔡师兄。”说罢,将一袋银子放入梁妈妈手中:“好嘞,楼上请。”

我推开房门,蔡居诚本着一脸烦躁:“呆子,你还不如……”他抬头望着我,我拿着糖葫芦,他一脸诧异,“你……”“糖葫芦,我记得上次你说想吃,啊,对了,虽然纸有些湿,但里面应该没湿。”

“呆子。”










«吃醋的人智商总会下降个几百点»

★雷瑞
★文笔很水,ooc 预警



清晨,阳光照入房间里,床上的紫发男人正脸对着阳光,他被晒醒了,男人刚想把被子盖在头上挡住阳光。


打开的房门外传来脚步声,“起床了,雷狮,八点了。”银发男人倚在门口,“唔,格瑞,今天不用上班。”床上的男人慢悠悠地翻了个身,又睡了过去,“雷狮!”被叫做格瑞的男人将牛奶随手放在桌子上,两步三步地走到床边。


雷狮半眯着眼望着站在床边的格瑞:“你想干嘛?”格瑞居高临下的望着他:“你还记得你昨天答应我什么了吗?”雷狮看着他:“我向来是上完就不负责的”“.......”格瑞不再和他耍嘴皮子,他一脚踩在床上,打算用力一踢。

“等等,格瑞,我开玩.....”话都没说完,“碰”的一声,雷狮被踢下了床,强行清醒了。“给你十分钟洗漱。”“嘶.....”雷狮趴在地上想了想他昨天到底答应了格瑞什么事,啊,好像要出门买东西,不对啊,出门买东西而已,干嘛这么紧张......嘶,我是不是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?



事实证明确实,雷狮真的答应了有关他自己的大事,这个时候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三天前,大家都知道格瑞有个竹马金,他们的关系好到雷狮曾经以为他们在一起了。反正当时格瑞在读书的时候可是各种互着金,就跟护崽一样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雷狮当时气的牙恨恨,要知道恋爱中的人智商总会下降个几百点。




话题讲歪了,让我们说回三天前,三天前,金突然说什么要来他们家玩,玩当然不要紧,要命的是他还要住下,当然这个要命只限于我们的雷三岁,雷狮在这一天里,不断的各种捉弄金,最后金生气了,他居然生气了,难得啊,雷狮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。


就这样,金生气的走了,格瑞也有点吃惊,他这个竹马生气了啊,难得啊,不对,他生气了,格瑞立刻望向雷狮,雷狮扭头假装看风景,气氛突然就尴尬起来了。



事情过了一天后,也就是一天前的晚上,他们在床上做到全身加脑子发热的时候,格瑞冷不丁的来了句明天去和金道歉吧,如果是平常的雷狮他可能不答应,老子凭本事捉弄的人,干嘛要道歉。


可头脑发热的雷狮就不一样了,他答应了,是的,他答应了,于是就造成了今天早上的局面。

雷狮洗漱完毕后,格瑞已经全部收拾好打算出门了:“快点。”“是是是”雷狮就算百般不情愿,也无可奈何,谁让自己昨天晚上嘴贱呢。


不行,很不爽,雷狮想了又想,快步走到门口,一把抱住格瑞。

“怎么了”格瑞侧头,刚好合雷狮意,

他轻轻吻了格瑞一下:“我能....”

“闭嘴吧,没用的。”

“啧”














《你不存在》

★雷瑞
★已交往同居设定
★是刀
★文笔很水,ooc预警

清晨,太阳从窗户照入房间里,“唔……”床上的男人正脸对着光,他被亮醒了,男人慢悠悠的翻开被子,赤裸着上身起身坐在床上。

“起床了没?雷狮。”门外传来脚步声,床上的男人这时才彻底清醒过来,他下床走到门前,打开,格瑞站在拿着杯牛奶站着门外:“等下不是要出门吗?现在都11点半了。”雷狮望着挂钟:“我都忘了我昨天说了啥了?”

“快去洗漱吧。”格瑞无奈地看着雷狮边打哈欠的走去卫生间,格瑞走回客厅里看着昨日没看完的电影,但不一会,卫生间里传出声音:“我剃须刀去哪了?”  “在镜子后面的柜子里,我都告诉你多少遍了。”

雷狮洗漱好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12点了,“今天午饭吃什么?”雷狮走进厨房围起围裙,“蛋炒饭怎么样,反正昨天还有剩饭。”格瑞被电视里的情节吸引住了,“可以。”

好不容易吃过午饭,两人想窝在家里看个电影什么的时候,格瑞突然想起昨天说好出门买东西的,于是他拍了拍躺着沙发上的雷狮:“等下不是要出门吗?”雷狮侧过头望着格瑞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“昨天。”雷狮撇撇嘴:“我能当没说过吗?”“不行。”  “啧”雷狮无可奈何,只好起身去换衣服。

开车来到超市,雷狮推着购物车在货架上看来看去,格瑞拿着手机走在他旁边,“我们要买什么啊?”雷狮推着购物车走来走去,突然他看到了啤酒,碰巧还是他喜欢的那一种,他快速拿六罐放在购物车里,格瑞不满的皱起眉头:“啤酒伤身,别拿这么多。”雷狮扭过头看着他:“这不多,很少了。”格瑞摇摇头:“不行。”

“啧。”雷狮不甘心的拿出两罐放回货架上,旁边的人突然很奇怪的望着他,雷狮很不满:“刚刚那人什么意思啊?”格瑞望了他一下,没有出声。

回家后,雷狮放下东西,躺在沙发上,格瑞坐在他的旁边,两个人都没有出声,

最后,还是雷狮先打破安静:“你什么时候再回来?”

“可能……不回来了。”

★emmmm,剧情里格瑞已经去世了。

酒馆

★我想尝试写欧美风
★文笔很水( ͡° ͜ʖ ͡°)✧ooc预警
★而且还没写完,一点都不明显的露米……



夜晚,路灯一闪一闪的,我站在十字路口,向前走是我的家,而向右走就是我常去的酒馆【或许不能叫酒馆?】,我虽然才16岁,但请不要说未成年人不能喝酒,我的酒量可比大人都好。

我习惯性的向右走,这条路的路灯可真该修了,走得差不多时,就会看到一间古朴的两层高的小房子,此时它还亮着灯,庭院前还挂着个摇摇欲坠的小招牌,我走过庭院,直接推门进去,挂在门上的铃铛响起,可未等我踏进去,破旧的铃铛直接掉了下来,“你可真该换个新铃铛了,它每次都差点砸到我的头。”我抱怨道,

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亲爱的,请帮我把它放回去,顺便把门锁好。”

我踮起脚把它挂回去,并锁上门,老板似乎从来只招待我一个,先说明,这可不是我自恋,每次我来,老板都会让我锁好门,可在我没来时,老板却不锁门,嗯,就像我刚来时轻而易举的推开了。

我把围巾挂在墙上,走进里屋,老板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,壁炉里燃起火光,“你可终于想烧火了,每次我进来都会冷个半死。”




男人笑了笑:“那是你太弱了,阿尔。”虽然很不爽,但他说的确实不错,老板是个俄国人,自称是斯拉夫人,唔,我并不了解俄国历史,但不得不说他很适应美国的冬天,甚至可以不带围巾就出门,俄国佬可真厉害,噢,等等,这话可不能让老板听见。




《当你遇见鬼》

★雷瑞
★已交往同居设定
★文笔很水,请做好心理准备
★我完全当搞笑文写,这部电影并不存在( ͡° ͜ʖ ͡°)✧

半夜12点,窗外寒风凛冽,风吹的起劲云和雷也来凑个热闹,这雨哗哗的下,雷哄哄的响。

雷狮就在这么个鬼天气里坐在沙发上,嘴里叼着烟,茶几上还放着罐啤酒,电视放着一部最近挺火的电影《当你遇见鬼》听说是部恐怖片,要不是大晚上的雷狮睡不着,谁会半夜看恐怖片啊。

雷狮面无表情的看着开头,脸上还有点委屈,大半夜的找格瑞看恐怖片是不可能的,他只能自己委屈的看,雷狮不同格瑞,格瑞可是过着如同老年人一般的养生生活,每天10点准时睡觉,可雷狮却不一样,一个能嗨到凌晨三点的人,自然不可能和格瑞一样10点睡。

于是在今天晚上差不多快10点时,雷狮突然说想和格瑞看电影,还是部恐怖片的时候,格瑞很果断的拒绝了,然后就去睡觉了,雷狮自讨没趣,只好去玩游戏,玩着玩着,觉得没劲,突然想起来还有部电影啊,就打算看看。

雷狮看着电影里的主角背着吉他跟着小伙伴去鬼屋里,就想“这肯定会遇见鬼。”主角和小伙伴们走散了,主角就碰到一个小女孩,这时BGM就放起那种听着很恐怖,但是却走调的童谣,“这什么BGM,这么难听。”雷狮脸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。

然后他看到主角也露出了嫌弃的表情,他走到小女孩旁,坐下,拿出吉他,和小女孩说“走调了走调了,停下,我来教你怎么唱好这段。”雷狮一脸懵逼的看着这段剧情,这怎么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。

雷狮开始对这部电影感兴趣了,他全神贯注的看着,他看着主角回家,然后刷牙,突然觉得背后阴风阵阵,突然就想是不是有鬼啊,要是个男的,我该怎么办,女的呢?

雷狮很感兴趣的看着他的自言自语,就这样,一个鬼居然真的出现在他背后,雷狮开始为主角担心了,BGM都变的阴森起来,这时,主角一个巴掌用力向后甩了过去,背后的鬼被他这么一弄,撞到了墙,晕了过去,“噗哈哈。”雷狮大笑起来,这完全就是部搞笑片吧,他看着主角把鬼绑起来,威胁它留在家里镇宅。

雷狮看完之后,突然想来捉弄一下格瑞,他起身去杂物房里,找着去年万圣节留下的面具,你还真别说,在雷狮找了快半小时后,终于找到了当时差点把安迷修吓晕过去的鬼面具。

雷狮带上面具,去照了下镜子,不错,很恐怖,很满意,于是他就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间里,看着格瑞侧着身在床上睡得正香时,很想笑,因为他知道下一秒格瑞就会被他吓醒。

雷狮带着面具,走过去,坐到床上,对着格瑞耳边,大声喊了句,格瑞立刻转过身,半眯着眼,外面此时雷声大雨点小,还带着闪电,格瑞看到了一个骇人的鬼趴在他旁边,格瑞想都没想,一拳挥了过去,“啪”的一下,面具掉了下来,雷狮捂着半张脸,

“嘶,你下手怎么这么狠啊。”

“我没把你打残已经很好了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