鹤归南华

随缘更新

《他与你的玫瑰》

*没写完


*已交往背景


*ooc是肯定(躺














“人是自私的哦~”漆黑的夜里,男孩站在阳台望向天空“スレ……我也不例外。”最后的那一句,男人压的很低,仿佛不想让旁边的红发少年听到,可朱樱司听到,他很难相信眼前这个严肃沉默的人是平日里拉着他撒娇,抱着他大声的说些轻浮话的Leo




“leader?”说实话,朱樱司有点害怕Leo现在的状态,“レス,你知道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吗?”Leo转过头来望着朱樱司“哎……”这个故事,他听濑名前辈说个一些,但终究也只是一些,改革的时候,朱樱司不过是一个正在念国二的小屁孩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他如实回答。




“嗯~”Leo靠近他,笑着“爸爸很喜欢レス这样诚实的孩子呢”他摸了摸朱樱司的头,朱樱司下意识抓住他的手“等……leader!别摸头,会长不高的。”朱樱司将Leo的手拉倒一旁,Leo却突然向前,月光照入他浅色的绿眸中,此刻,这双眼睛里满是眼前的红发少年。





“レス,抱一下我”Leo将头埋在朱樱司颈部,手抱着司的腰,朱樱司身体一僵,但是立刻又放松下来,他慢慢的将手伸开,回抱住Leo。







“leader?”朱樱司微微倾头,Leo“噗”的一下,抱着朱樱司腰的另一只手移到他的头发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顺着。




【Leo司】万圣节小短篇

*Leo司恋爱背景

*ooc预警,贼短

*你们就当恋爱使人ooc吧(躺





“leader,今天是万圣节!”朱樱司红着脸伸出手“trick or treat!”他站在Leo的桌子前。


Leo望着他的手,回想自己身上哪个地方有糖果,眼前的朱樱司开始有点不满被冷待而嘟起嘴。


Leo脑子里的找糖瞬间变成今天的スオ也很可爱啊的危险发言。随后脑子灵光一闪“啊,inspiration~”Leo喊到“我爱你哦スオ!”“哎!leader……等等,糖呢?”朱樱司望着Leo忙着找笔和纸的行为有些不知所措。



Leo趴在桌子上正打算开始写的时候,被朱樱司一把拽住“等等!leader!我知道曲子很重要,但是leader可不可以关注一下我!”红发少年瘪着嘴,末尾的字又不经意的拉长,开始他无意识的撒娇。



Leo一向在他撒娇的时候缴械投降,当然这次也不意外,“是是是~那我给スオ这个世界上最甜的糖吧~”“嗯?唔……”在朱樱司正疑惑的时候,Leo一手撑着桌子,一手揽过朱樱司,在他的唇上“啾”的亲了一下,然后又嫌不够,在脸上又亲了一下。



“怎么样~是这个世界上最甜的糖吧?”Leo坐回位置上,笑着看他的スオ捂着脸,脸蛋明显红的像他自己的发色一般。


《心者何人》

⭐️毕业背景

⭐️写的有点模糊了,个人理解就好了(XD

⭐️ooc预警。














“inspiration★,太棒了!我爱你哦,スオ!”我抓起旁边的乐谱,将它们扔在空中,在我的视角里,它们就像雪花一样飘着。





司就做在我的旁边,叹气道“leader,如果真的爱我就不要将乐谱扔起来,打扫会很麻烦的!”我看着他的脸鼓起来,我伸手戳一下他的脸,“スオ,你这样很伤人的哦,但是没关系,我还是会爱你。”

“是是是”说完他起身去厨房“leader,要喝什么吗?”

“白开水一杯就好了哦”我笑道。





不一会,司拿着两杯水过来放在桌子上,“leader,我想去海边!”他突然提出建议,“嗯?今年不是已经去过了吗?”我趴在桌子上写着音符,在以前我肯定是做不了三心二意的写曲子,可是在司的多次的“leader!虽然曲子很重要,但是你可以不可以在意一下我的话呢!”抗议下,我被迫的学会了一边写曲子一边分出心神来和司聊天,这真是人类最伟大的进步呢。






“说是今年,但是其实离现在也已经有6个月啦……”他说着,头慢慢低下,声音也越来越小声,话末还不经意的拉长,是司平日最常用的撒娇方式,哪怕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撒娇,面对这种情况,我确实对他没辙,“好啦好啦,スオ真是小孩子气呢,前辈我就陪陪你吧。”





我抬起头笑着望向他,看他的头突然抬起,紫色的眼眸亮晶晶的,司高兴的笑起来,“那就明天出发吧,leader!”“是是是。”我无奈道。






说是去海边,其实离我们这还挺近的,开车也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,路途上司高兴的就好像一个春游的小学生一样,趴在玻璃上望着窗外的风景,“小心哦,你其实假报年龄了吧,怎么还和小学生一样?”我有些好笑的望着司的动作




他听到这话倒是转过头,对我吐了吐舌头,又扭回去看他的风景,车缓慢的开着,突然有那么一瞬间,我想,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。






我将车停住,下车走到他的车门前拉开,对他说“下车吧,我的小王子。”他笑着,对我眨了眨眼睛,拿着他出发前准备的小背包,一跑二跳的向着海奔去。






我在后面慢慢走着,手里拿着一本有些破旧的书,对司喊“スオ,别摔倒了哦。”十月的海边还是有些冷的,所以今天难得少人。






司回过头也对我喊道“我才不像leader呢。”说完他拿着背包晃着转圈圈,我快步跑到司前面拉住他的手,我抬手捏着他的脸,“胆大了,和前辈这么说话了,今天我要代表呜啾惩罚你哦。”“来呀”他被捏着脸,说话有些含糊不清。






司闹着闹着就累,拉着我坐到旁边的椅子上,他握住我的手,“leader!明年去冲绳玩吧?听说那里温泉不错喔”“是吗?”我想了想

“京都也不错呀,有武士的气息呢,更容易激发我的inspiration★”

“唔……那两个都去怎么样?”“哎,没有这么多时间吧?スオ你要想想你的工作哦~”“哎,leader!这种时候就不要提工作啦,很扫兴喔”“是是是~”






“话说”司将视线放在我手里的本子上“这是我的本子吧?”“哎。”我摸摸他的头“真不愧是スオ呢~居然现在才发现。”他不满的拍了下我的手,“leader你还好意思说,拿我的本子。”“我喜欢スオ的本子喔~和小学生一模一样~”我说的是本子里スオ以前的对学院里的事情一一记录,天知道我在看到这个本子里的内容笑了多久。






司拿起本子随意翻翻,发现居然已经用完,“leader到底用了多久呀?居然已经写完了,我明明之前才写了一半。”“每天有很多事情要记嘛~”我看着他翻到最后一页,司看着最后一页,笑道“leader,你还会法语?”“哼哼,很荣幸的告诉你,我只会这一句喔~”





我拿回本子,“要我读给你听吗?”司在我面前笑着,这时落日的余晖刚好照在他脸上“好呀。”像天使一样呢,啊,糟糕,inspiration要涌出来了~






“Je suis comme une prisonnière des lumières qui brillent au fond de tes ”我慢慢的读着,望着他的笑容。时间啊,让我永远停这这一刻吧。







“Leo前辈?”突然响起的女声让我愣了一下,我回头“哎~是小杏呀,好久不见★~”“啊,是呀,真的很久不见呢,Leo前辈,你在做什么呢?刚刚看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的?是新的inspiration吗?”女孩笑道,我也笑了,合上本子。








“是喔!新的inspiration涌出来了!呜啾★”









⭐️当我闭上双眼,我看见了你。当我睁开双眼,我在寻找你。

Je suis comme une prisonnière des lumières qui brillent au fond de tes


随缘更新,可能会连续几个月不更新的,关注我的小可爱要慎重哦(bushi


《若我英年早逝》

⭐️雷瑞现代背景
⭐️雷狮视角
⭐️复健期,ooc预警


若我英年早逝,被留下的你会是什么表情?

是一副伤心欲绝,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的样子吗?虽然我不希望你哭成这样,但是你哭哭总是好的,不会总让我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。

从我生病开始,你变得更加的沉默寡言了,一天也没能蹦出几个字出来,每一次的交流都得靠我们那长达十年之久的默契读懂,说实话,我并不讨厌这种交流方法,如果没有生病的前提那就更好了。

后来我仔细想想吧,死到临头的时候,我觉得你还是给我笑一个吧,毕竟都快死了,还看见你哭,会让我有点不想去死的。

慢慢的,离医生说不行的日期越来越近了,我的脑海里想的全是我们的过去,我们在海边拥吻,落日的余晖照在你银白色的头发,我们坐在阳台上,互相靠着对方,我的手里还拿着好不容易劝你买下的一罐啤酒,望着满天的烟火。

心电图的响起,让我突然回过神来,我望着你垂下的手,望着你紧闭的眼睛,我慢慢的伸出手,握住你逐渐冰冷的手。


若你英年早逝,我不会为你哭,不会为你笑,但我会握住你的手,一遍一遍的说

“我爱你。”




⭐️最后是格瑞死了,原谅我写的过于模糊(๑•́ωก̀๑)复健期连带着脑子都不好使了

【重逢】

复健期
如题,就是想写分手后又复合的故事
或许还会有顾言视角(?












他们回归朋友界限的第三年,再一次接吻了。



“林惜,分手吧。”顾言叼着烟习惯性的看向窗外的风景,坐在她对面的林惜笑了下,“好。”可握住咖啡杯的手却又暗自发白。




顾言是个无情的人,林惜和她在一起三年,早就明白了,三年前,顾言也是这么肆无忌惮的,邀她出来,直奔主题表白,林惜还记得那一天的顾言,黑发柔顺的贴在她的后颈,眼睛里满是笑意,手夹着烟又撑住下巴,笑着对她说 “要不在一起试试?” 当时的林惜也笑了回道 “好啊。”






时间再次倒回现在,那一天下午,他们相继无言的坐在咖啡厅一个下午。







第二天的凌晨5点,林惜接到顾言的短信,【做回朋友吧,我现在回美国。】林惜咬住下唇,【好。】






顾言一离开就是整整三年,在这三年里,林惜偶尔会接到她发来的邮件,讲述她最近如何,语言里没有一丝越界,就好像他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。







12月初,顾言再一次给她发了邮件【我永远不会后悔我所作出的一切选择。】意义有很多,林惜却又不敢擅自猜她的意思,稍不留神,又将会是一场对她自己的伤害。






自从那一次后,顾言没有再发过一次邮件给她,林惜将她最后的那一封邮件保存起来,很快就到了12月底,全国人民都在庆祝新年,大清早的,林惜就听到她隔壁邻居的贴对联声,而自己家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,只有这个时候,林惜才会想起她的家人,厌恶她是同性恋的家人。






林惜叹着气,听到外面重新变回安静的走廊,才拿着对联打开家门,使劲踮脚将对联贴好,可是最高处的边角总是掉落,弄好又掉,弄好又掉,林惜开始有些恼火了,刚想转身回去拿凳子,突然又听到身后传来声音  “不够高就叫我呀,你自己瞎弄什么。”熟悉的懒散声音在她耳边炸起,林惜猛的转过头,顾言还是和三年前没怎么变。






“你怎么又?”林惜睁大眼,惊讶的望着她,顾言笑了笑,“我现在要撤回那句话”她说的是最后的那封邮件,“我后悔和你分手了,林惜,你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顾言摸着林惜的脸,看着她眼眶变红,“不能。”她忍着哭音。






顾言好像猜到她会这么说一般,亲了一下林惜的脸,手一点点的抹去她的眼泪,“那没办法了,我只能重新追了。”

《告白》

⭐️切爆
⭐️原作背景
⭐️双箭头,ooc预警

切岛锐儿郎是爆豪胜己的朋友,这是A班都知道的事情。

切岛锐儿郎喜欢爆豪胜己,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。

切岛很难说他到底为什么喜欢上爆豪,可能是因为自己折服于他的男子汉气概?也可能是与他打架时,他被自己划伤了脸,红瞳却更加凌厉的时候,那一刻他眼睛里只有自己,事后,切岛有些自私的想起。

体育祭的骑马战时,切岛对着爆豪胸有成竹的喊“我绝对能组成不可撼动的战马。”其实切岛深知自己想说的不是这个,他想说“我是你坚不可摧的战马。”可这句话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都带着些许暧昧,他只好将它收入肚中。

而如今,切岛已知这爱意怕是藏不住了,他决定将这满腔爱意,清楚的告诉爆豪胜己,哪怕他会厌恶。

那是一个和平常没有太大变化的一天,切岛和爆豪的宿舍贴的近,放学总是他们两一起走,切岛一路都在说最近英雄的事情,爆豪时不时的插句嘴,证明他有在认真听切岛讲话。

切岛一路的喋喋不休,其实不过是一种没多大用处的掩盖,掩盖自己的心跳声,回到宿舍门口,爆豪拿出钥匙打算开门“明天见,刺猬……” “爆豪”切岛打断了他的话,是时候了,他暗想。

“哈?怎么了?”爆豪望向切岛,切岛又一次的清楚感受到他的视线,红瞳里尽是他的模样,切岛心跳的更快了,他闭上眼睛,用爆豪能够听到的声音,说,“我!切岛锐儿郎喜欢爆豪胜己!”

半响,楼道安静的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听到,切岛大胆的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倒不是他想象中的厌恶,他看到了爆豪用手背盖住嘴,侧着脸望向墙,切岛清楚的看到他耳朵根红的充血。

那一刻,切岛锐儿郎想,他大概知道爆豪的回复了。

《白头偕老》

*少侠与金灵芝
*当然是小甜饼啦

冷风嗖嗖的往屋里吹,冷的屋内人一个激灵,“呆子!快去关窗,你想冷死本小姐吗?”穿着桃红衣裳的少女搂紧了被子,我无奈起身走去关窗,身为华山弟子,冷风对于我来说早已习惯了,我扭头看着床上的裹得和头熊一样的金灵芝叹气“金大小姐,你该回去万福万寿园,而不是和在下呆在华山里,你是受不住这冷风的。”

金灵芝哼了声“你是在瞧不起本小姐吗?这种冷风,本……本小姐才不怕呢!”她打了个冷战,“还有!本小姐来这华山一日都不到,你这呆子就要赶我走?枉我这么辛苦的跑过来。”她向来伶牙俐齿,论起打嘴仗,我还真赢不了她。

“唉。”我走到床榻旁坐下,一手揽过那冷的发抖的小姑娘,将内力输到她体内,让她的身体暖和起来,金灵芝笑了,将被子放到一旁,而后像八爪鱼一样的缠着我,“金大小姐,放开。”我更是无奈了,却又拿她没办法。

“我不”她的声音里带着笑意,“呆子呆子,明天我们去看花灯好不好?”“华山没有花灯可以看。”“哎……”她拉长声调,像是在表示不满,“那华山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只有漫天大雪。”我回答道

她听了这话,反而摸上我脸,我与她面对面,她眼里的笑意很浓,倒映着我一人的傻脸,“呆子,你想和我白头偕老?”

“是啊。”

《花签与河灯》

*男少侠x金灵芝
*在万福万寿园剧情前
*突然忘记了那个三生树旁的黄衣小姑娘叫啥了就随便取了名字
*ooc预警

最近的金陵可谓是吵杂的很,酒馆失去了它平日的安静与稀疏,人来人往的,吵的我耳朵疼,可老板却为此而感到高兴,近日可是笑嘻嘻的。

在酒馆忍住呆了几日,听着旁人欣喜若狂的话语,才晓得,近日红袖姐搞了个百花祭,就在三生树下,难怪啊,我摸着酒杯想着,反正近日无事,去凑个热闹也好。

说罢,第二天,我便来到三生树下,这里人可谓是多的出乎我的预料,我左瞧右瞧,才看到红袖姐的一点衣裳,好容易挤进去,看到红袖姐微笑的望着我:“来啦”还不是个疑问句,“啊……那个”未等我话说出口,红袖姐将一张纸塞入我手中:“这是游戏规则,看完等下去翎儿那领个花签”她将我一把推出人群。

我无法子,只好蹲在三生树旁慢慢看着手里的小纸片,看完发现这游戏也不难,不过是找个和你花签相同的人互相喝杯酒罢了。

我去红袖姐口中的翎儿那随便抽了张,翻开一看,墨梅。翎儿还多赠了条吊坠,说“少侠,把这个吊坠绑在腰间哈。”“啊,哦。”我拿着花签在三生树旁走了走,还真别说,有点难度,逛了一大圈,也没找到一个和我相同花签的人。

我虽不急,但逛了下还有点累了,我在三生树附近随便找了个屋檐,一跃而起,跳到屋檐上闭目养神。

“呆子,你在这做甚?”这小姑娘声音有点耳熟啊,我慢慢的睁开眼,四处已经昏暗了,抬头一望,“哟,金大小姐啊。”我一眼倒是注意到她腰间的吊坠。“呆子,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?”金灵芝一屁股坐在我旁边,吊坠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“金大小姐在这又是做甚啊?”我反问她,小姑娘却扭头:“本小姐在哪?关你什么事?”小姑娘四处张望着,就是不看我。

“我在参加红袖姐的百花祭呢”我拿着手中花签晃了晃,金灵芝听着话,倒是扭过头来:“你的是什么签?”“墨梅。”金灵芝愣了愣:“这么巧?我也是耶。”她突然的高兴。眼睛都不经意带着笑意。

“是吗?那我们去喝一杯酒才行。”小姑娘却露出嫌弃:“喝酒?不要。”她嘟着嘴,“可这规则就是……”“不要。”她打断我的话,“就不要喝酒,我不喜欢喝酒,更何况红袖姐姐肯定会原谅我不守规则的。”“那行吧”我无奈的说:“金大小姐想怎么样?我全听您的 ”

“嗯……”她低着头想了想:“我们去看河灯吧,好不好?”“河灯?好吧好吧,金大小姐说什么都好。”我们来到河边,金灵芝满脸兴奋:“呆子,这河灯好好看,哎,那盏也好看。”“您可悠着点,别掉下去了。”